你清澈又神秘,像贝加尔湖畔。

西西里

这是我和婆一起做的红薯粑粑,里面包的汤圆馅儿。
婆今天晚上一句话让我想起了爷爷。
晚上看《幸福耙耳朵》,我问婆:这个电视你听不听得懂了嘛,讲的四川话。(婆一般看电视只看画面,因为听不懂普通话)她说:听不懂,我们这些现在是哈的,只有一张嘴巴晓得吃了。
爷爷当时也是,得病了,身体不如以前,吃饭的时候老爱讲这种话,我听了心里又急又气,真想冒火。
人老了病了就可以这样贬低自己吗?即使是开玩笑说的话也让我很生气。
婆让我生气的行为还有一个,她老是听不到我说话,我每次至少讲两遍她才听得懂,而且第二遍我要一个字一个字大声地说,这让我很冒火吧!最讨厌同样的话让我说两遍了!晓不得是她在我讲话的时候走神,不认真听我讲话还是真的耳朵背。但是她和其他老太婆摆龙门阵的时候,她们说那么小声她都听得到,无语了,无奈了,无法了。

评论

© 西西里 | Powered by LOFTER